客户案例

赵某、曾某某诉田某某因其患有精神病的儿子致其损害要求赔偿纠纷案

2020-01-16 16:26:16

【案情介绍】

1991年8月6日晚,某乡政府邀请了县豫剧团前来在一露天剧场演出。因被告田某某是个戏迷,所以他也前来观看。田某某看戏时把其患有精神病的独生儿子也带到了剧场,并坐于前排,其间,田某某将儿子留在位子上自己抽身到附近买烟抽。原告赵某和曾某某坐在田某某的儿子后面抽烟,赵某抽完烟后,把抽剩的烟头往地上扔去,不巧正落在田某某之子的脚后跟上,其被烫痛得大叫一声,转身操起长凳朝赵、曾二人没命地砸去。赵、曾二人没有任何防备,躲闪不及,赵某的头被打破,当场昏倒在地,曾某某的左整裤被打成骨折。赵某某住院治疗共花去各种费用和误工费共258元;曾某某花去医疗费、误工费共计94元。赵、曾二人遂要求田某某赔偿,但遭拒绝,于是,赵、曾二人向某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运。

被告田某某称:这场事件是由于赵某自己扔烟头不注意引起的,并且我的儿子是精神病人,不能正确地控制自己的行为,因此我不负赔偿责任。

【审理及结果】

某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田某某之子系精神病人,对自己行为的性质、法律后果缺乏必要的认识,不能理智地控制自己的行为,因此其不承担民事责任。田某某系该精神病人的法定监护人,其明知其子患有精神病,却疏于看管,将其子独自留在热闹的公共场所,对其子致人损害负有明显的过失,因此,田某某没有尽到其监护义务,其对赵、曾二人的损害应承担民事责任。而赵某虽然是受害人,但他却因疏忽大意把抽剩的烟头误投到田某某之子的脚跟上,因此,赵某对此也有过失,田某某只能对赵某负部分赔偿责任。曾某某则是无辜受害人,田某某应对其遭受的损失负全部赔偿责任。遂判决田某某向赵某赔偿200元,向曾某某赔偿94元。

【法律问题】

田某某承担赔偿责任的根据是什么?——监护人责任的适用

【问题解说】

本案主要涉及到监护人责任和民法中公平原则问题。

我国《民法通则》第133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监护人尽了监护责任的,可以适当减轻他的民事责任。有财产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从本人财产中支付赔偿费用。不足部分,由监护人适当赔偿,但单粒担任监护人的除外。”这就是我国关于适用监护人责任的明确规定。

因此,所谓监护人责任,是指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致人损害时,应由其监护人承担的一种责任形式。所谓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是指不能控制和认识自已行为及其后果,因而不能以自己的行为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人;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则是不能完全控制和认识自己行为及其后果,因而不能完全以自己的行为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人。前者如精神病人和10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后者如间歇性精神病人和10岁以上的未成年人。

正因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不能或者不完全能以自己的行为去取得民事权利,并相应地承担民事义务,所以法律要设立监护制度来保护他们的权利,一方面保护他们的权利不受侵犯;另一方面又帮他们设定民事权利,因为他们享有权利能力,当然也就理应享有通过设定民事权利义务关系来获得定的利益,只不过因自己没有行为能力而要通过其监护人来实现而已。

但是,法律设立监护制度是为了保护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并不意味着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致人损害时,受害人就不应得到补偿,因为民事行为能力包括了为合法行为能力和为不法行为能力,后者又称民事责任能力,是指民事主体对自己的不法行为后果承担民事责任的能力。而作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因其欠缺民事行为能力,所以在其造成不法损害时,不应承担或不应完全承担民事责任。此时,法律就要根据公平原则,规定由其监护人来承担这个责任。

这涉及到民法中的公平原则。我国《民法通则》第132条规定:“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对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行为能力人来说,因其欠缺认识和控制及判断自己行为和行为后果的能力,所以对于其致人的损害是绝无过错可言。如果此时致人损害,由于其欠缺民事责任中的过错要件,所以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但是,如果受害人对自己的损害也没有过错,那么他得不到补偿显然是有失公平的。因此,法律可以设计两种制度来解决这个问题。

第一即所谓公平责任制度,也就是我国《民法通则》第132条的规定,它体现了贯穿于整个《民法通则》的一个基本原则即公平原则。在本案中;,某县人民法院认定赵某对自已所受到的损害具有疏忽大意的过失,其实这一认定对赵某来说未免过于苛刻。尽管赵某在抽烟和扔烟头时应尽一般人的注意义务,但是这一义务并非是固定不变的,而应当在随环境不同而具有不同的程度,例如在堆满了易燃物品的仓库吸烟和在公共场合吸烟,其注意义务是明显不同的。如果采用一个固定的标准,实际上是用一个最完美的人(即所谓理性之人)的标准来要求和衡量一般的人,势必造成人人处事慎微,走一步就环顾观察,以确信自己不会造成他人损害,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可避免地要造成他人损害。这样来,侵权法便又走向了自己的反面,本来想维护社会正常秩序和人们的生活秩序,反过来又使得这种秩序不能正常运转。因此,赵某扔烟头的行为对于其受到的损害很难说他主观上有过失。对于曾某某来说,其主观上没有过错是显而易见的。在这种情况下,就应适用《民法通则》第132条的规定。

但是所谓公平责任是与过错责任、无过错责任这些归责原则不同的。归责原则是确定责任由谁承担的评价标准,而公平责任则是确定损失及风险分担的标准,尽管将其称为“责任”是不恰当的。也就是说,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首先要进行归责,然后再进行损失分担,如果出现不能将责任归于任何一方或者归责之后,其结果明显不公平,则应运用此公平责任来平衡当事人之间的利益。本案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田某某之子致人损害,经上述分析,双方都对损害不具有过错,因此,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首先进行归责时就无法将责任归于哪一方,此时法院就可运用公平责任判令双方共同承担损失,由田某某之子适当补偿。

第二,这也是现代各国普遍采用的方法即设立监护人责任来承担受害人的损失。这种监护人责任是指由监护人来承担责任,也就是说,人民法院在进行归责时,就将责任归于监护人,从而改变了上述责任没有着落的情况,使在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为人致人损害时,将责任转嫁给监护人。

法律设立监护制度不仅是要保护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而且还要求监护人要认真履行监护义务,善良管束被监护人的行为,使其行为在一个合理的限度和范围之内,而不致人损害,尽管如此,仍免不了被监护人要致人损害,因此,监护人要对被监护人造成他人的损害承担责任。必须明确的是,这种责任是监护人来承担的,而不是被监护人承担,因此,如果在承担财产责任时,只能由监护人用自己的而不是被监护人的财产来承担责任。我国《民法通则》第133条对此的规定是自相矛盾的,一方面规定由监护人承担责任,另一方面却规定有财产的被监护人应当承担赔偿费用。实际上,我国《民法通则》这一条的规定是要想把第132条规定的公平责任揉合进监护人责任之中,但这一作法是不成功的。尽管监护人责任最早是从公平原则而来,但其本身就已揉进了公平原则,如果再把第132条揉合进去,在体系上就是以我国《民法通则》这一条规定应作适当修改。

另外,监护监护人造成他人损害人责任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也就是说只要被但又不能将该损害归因于受害人,即不能证明受害人对损害的发生有故意或重大过失,则不问监护人主观上是否具有过错,监护人均得承担赔偿责任,而不得以其已经尽了监护义务或纵然尽了监护义务仍不能避免损害的发生为由而要求免责。我国《民法通则》第133条规定:“……监护人尽了监护责任的,可以适当减轻他的民事责任。”据此,我们可以认为这是一种可减轻的无过错责任,即首先适用无过错责任,不论监护人主观上是否有过错,都确定由其承担责任:其次这种无过错责任是可以减轻的,即当护人尽了监护义务时,可以适当减轻其民事责任。

因此,本案田某某作为其儿子的法定代理人,是其子的监护人,对其儿子致赵某和曾某某的损害应承担监护人责任。但是,田某某将其子带去看戏,在此公共场合不对其子严加看管,反而擅自将其留在座位上自己去买烟,显然对损害的发生存有过错,因此,田某某并没有尽到善良监护和管東的义务,他不得援引我国《民法通则》第133条的规定来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而应对赵某和曾某某的全部损害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