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案例

张某某等诉龚某某交通肇事致人伤害后受害人不配合治疗而死亡赔偿纠纷案

2020-01-16 16:25:10

【案情介绍】

1992年7月26日晚9时许,卿某某(原告张某某之夫)骑自行车与被告龚某某无证驾驶的嘉陵50型摩托车迎面相撞,卿某某的自行车前车圈被撞坏。当时卿某某自己感到没有受伤,便自行推车步行回家。但于次日上午8时许,卿某某便出现呕吐、昏迷被送到医院医治,经医院诊断为颅内出血,并于次日转入某县人民医院治疗。县医院再次诊断为脑出血、硬膜下血肿、海马沟回要求其住院手术,但卿某某自认为伤势不重,不服住院手术治疗。在医院向其说明若不接受手术治疗可件生生命危险的严重后果时,卿某某不听,仍执意出院,拒绝本治疗,并声称后果由自己负责,不找医院。卿某某遂于7月日出院,回家后其一直处于浅昏迷状态,并于8月1日死亡。次日,原告张某某等人邀约亲友与被告龚某某之父进行协商,并就赔偿问题达成协议,由被告之父代被告赔偿6000元。8月20日,某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的交通责任认定书认定事故由龚某某负全部责任。

后原告张某某等向某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承担此交通事故的全部赔偿责任。因死者卿某某生前是承包果园的专业户,年收入为1200元,根据交通事故赔偿的有关规定,被告应赔偿23305元,除上述协议赔偿的6000元外,还应再赔偿17305元。

被告龚某某辩称:此车祸造成卿某某死亡,其赔偿问题已由双方有关亲属协商达成赔偿协议,由我一次性付清各种费用6000元,原告不应对自己在自愿、互谅、互让的基础上所为的民事行为翻悔,其提出的再赔偿17305元的请求,我不予同意。

【审理及结果】

某县人民法院在审理此案时,为确定卿某某的死亡是否与龚某某撞车有关,委托某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法医学鉴定。鉴定结论为:卿某某因车祸致颅脑损伤、硬脑膜下血肿及颅内高血压脑疝形成而致死亡。

某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龚某某无证驾驶摩托车与卿某某骑自行车相撞,卿某某对事故的发生无过错。事故发生后被告龚某某又擅自离开现场,未及时报案和未保护现场,其行为违反了《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的有关规定,对卿某某的死亡应承担全部责任,并应对张某某之女儿和婆母负担部分生活费用,遂判决龚某某赔偿原告各项费用共计7595.67元,扣除已付的6000元,被告应再付给原告1059.67元。

【法律问题】

一.被告龚某某的撞车行为与卿某某的死亡是否有因果关亲?——因果关亲的认定

二.死者卿某某生前是承包果园的专业户,年收入为1200元,原告是否可以就这一部分可得收入要求被告赔偿?——侵权案件中损失的确定

【问题解说】

一.被告龚某某的撞车行为与卿某某的死亡是否有因果关系?

在一个具体的侵权案件中,加害人要承担赔偿责任,还必须其加害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有因果关系,否则,该侵权行为不成立,加害人也不承担赔偿责任。

所谓因果关系,其哲学上的意义在于一个现象能够引起另现象,或说此现象是由于前一个现象引起的结果,这种二现象的先后关联性即是因果关系。在侵权行为法上确定加害行为与损害结果的因果关系,就在于确定责任和责任人的范围,以补偿受害人的损害。因此如何确认这一范围是侵权法的重大职能,也是关系到能否体现侵权法功能的大问题。如果把因果关系规定得过严,则有可能使责任范围和承担责任的主体范围过小,从而使受害人得不到补偿;相反,如把因果关系规定得过宽,则无限扩大责任范围的趋势,此虽有利于保护受害人,但这是以牺牲加害人的更大利益为代价,这样做也未必能体现侵权法的功能和社会正义。传统的因果关系理论采取一种必然因果关系说,即认为只有加害行为必然地符合规律引起损害事实的发生,才能认为加害行为与损害之间有因果关系。这一理论是我国民法学界沿袭前苏联有关刑法中因果关系的理论,是有很大的缺陷的。因为根据这一理论,如果加害行为与损害之间是一种偶然性的关系,则加害人并不承担偿责任,这就使得责任范围和承担责任的主体范围太窄。例如,本案中美某某的撞车行为与卿某某死亡之间就不是一种必然因果关系,美某某撞伤卿某某并不必然导致卿某某死亡,因为卿某某有充分的时间接受治疗,而卿某某一旦接受治疗,完全可以避免死亡这一后果,如果根据必然因果关系理论,则卿某某的亲属就得不到赔偿,这里显然是有失公正的。其实,必然因果头系理论的错误就在于,刑法与民法是两种不同体系的法律,前者的功能在于惩罚,而后者的功能在于补偿,每罚是一个极其严肃的问题,硝有不慎就会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所以必须严格控制责任的主体范围;而后者的补偿则在于对受害人的合理补偿,而且这种补偿多为财产性的补偿,因此适当扩大比刑法更大范围的责任和责任主体有利于保护受害人,也更能体现社会公正。因此,必然因果关系说明显与侵权法的功能不相适应,也正因为如此,这一理论在现实的司法审判实践中已基本上被抛弃。

如前所述,民法上确定因果关系在于确定和控制责任范围和责任主体范围,因此,并不是所有的与损害事实有关的行为都构成民法上的因果关系。但是,加害行为在事实上构成损害发生的原因却又是确认它们之间因果关系的前提和基础,如果在事实上加害行为也不是损害发生的原因的话,也就绝对谈不上二者之间的因果关系。

因此,在具体的司法审判实践中,一般都要经过两个步骤来确定加害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

第一,确定加害行为是否在事实上属于造成损害发生的原因。事实上原因的意义在于确定被告的行为在造成原告损害的过程中是否扮演了某种角色。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即一个行为,只有在首先被确认为至少是损害发生的“条件”的情况下,才可能去讨论它是否构成法律上的“原因”。

检验某一行为是不是某一损害的事实上的原因,有一个简便易行的方法,即所谓必要条件规则,也就是要是没有该行为,则不会产生损害,该行为就构成该损害的必要条件。凡构成损害发生的必要条件的行为,均为损害之事实上的原因。

本案龚某某撞伤卿某某的行为明显构成了卿某某死亡的事实上的原因,因为没有撞车行为,显然就不会造成卿某某死亡的后果。另外,卿某某本人拒绝治疗的行为也构成了死亡结果发生的事实上的原因,因为没有其拒绝治疗的行为,也不会发生死亡的后果,医院的治疗完全可以治好,免除死亡后果的发生。

第二,确定已构成事实上的原因的行为是否在法律上成为应对该损害负责的原因。

如前所述,并不是所有的造成损害的“条件”即事实上的原因都可以成为法律上的原因。而只有在一定条件下,事实上的原因才能转化为法律上的原因。法律在规定什么样的事实原因可以成为法律上的原因时,一般要根据当时的社会政策和侵权法的功能,但事实上由于因果关系理论过于抽象而不易准确揭示和表达,所以因果关系的认定都是由人民法院在审理具体案件时掌握运用的。一般情况下,人民法院在确定事实上原因能否成为法律上的原因应考虑如下因素:①根据社会一般观念,某一行为在何种程度上可以造成损害的发生。如果虽然在事实上在一个具体的案件中某一行为造成了损害的结果,但是依照社会一般观念,这一行为造成损害的结果是微乎其微的,则不应将此原因上升为法律上的原因。例如,如果本案中龚某某只是将卿某某撞成轻伤,但由于发生医疗事故而致卿某某死亡,此时就没有必要认为龚某某的行为构成了法律上的原因。②造成损害结果的原因,并非都是直接原因,即不是所有的法律上的原因都是对损害结果的发生起了直接的作用,起间接作用也可成为法律上的原因。例如,本案卿某某拒绝接受治疗对死亡起了直接作用,构成直接原因;而龚某某撞伤卿某某的行为则对其死亡起了间接作用,是间接原因。但这两个原因均构成法律上的原因。

综上所述,造成卿某某死亡的法律上的原因有二,即龚某某撞伤卿某某的行为和卿某某拒绝接受治疗的行为。但是由于本案在性质上属于高度危险作业致人损害,即不问被告龚某某主观上是否有过错,均得承担全部君偿责任,美某某要想免责,只有证明死亡的结果是由卿某某故意造成的。但是本案却不能证明这点。因为尽管卿某某拒绝治疗是故意的,但并不是说他就是一定故意要让自己死亡,本案并不能证明卿某某具有故意的成分,因此,被告龚某某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二,死者卿某某生前是承包果园的专业户,年收入为1200元原告是否可以就这一部分可得收入要求被告赔偿?

本案涉及到侵权案件中可得利益的赔偿问题。

每一个侵权案件中都要涉及到受害人的损害问题,因为损害作为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是必备的,没有损害则加害人没有承担赔偿责任的依据。但在具体形态上,损害可以分为财产损害和精神损害。财产损害又叫财产损失,是指有形财产和无形财产包括权利受到侵害而引起的物质利益的减小。财产损害又可以分为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所谓直接损失又叫积极损失,是现有财产的减少或灭失,如本案中因卿某某受伤、死亡而支出的各项费用;所谓间接损失又叫消极损失、可得利益的损失,是指应得到而未得到的利益,也即妨害或阻碍现有财产的增加。例如受害人失去应得的工资,就是一种可得利益的损失。

本案死者卿某某生前是承包果园的专业户,年收入为1200元,如果卿某某没有因此车祸而死亡的话,这笔收入对于卿家来说是可以得到的,但是由于死亡结果的发生,这笔收入自然也就丧失了。因此这笔收入应当是卿家的可得利益,龚某某的行为造成这一间接损失。其实关于间接损失赔偿的规定可见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千问题的意见(试行)》中,第143条第二款规定:“受害人是承包经营户或者个体工商户的,其误工费的计算标准,可以参照受害人一定期限内的平均收入酌定。”因此,卿某某的这笔收入作为其家庭的可得利益应该得到赔偿,而某县人民法院在审理该案时明显没有对原告的这部分诉讼请求进行有效的考虑,是不合适的。

另外,间接损失的计算也有一个合理的标准,并不是所有的可能得到的利益都必须赔偿,关健是要考虑这一利益“可得”的程度,一般说来,如果该利益具有现实的可得性,那么这一利益应得到完全的赔偿;如果该利益只是在某种程度上可得,则考虑部分赔偿,而不能认为其全部都是间接损失,例如商业营业,因其固有的风险性,如果营业主死亡,则不能把其商业利润的全部视为间接损失,而只能考虑一个适当的数额,本案也是如此。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