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案例

唐某某诉公房使用人陈某某、公房所有人某纸箱厂楼房窗户玻璃坠落致其人身伤害赔偿纠纷案

2020-01-16 16:24:51

【案情介绍】

被告陈某某居住在被告某纸箱厂1988年10月建成的一栋家属楼内。该楼建成后,存在着普遍的玻璃安装质量问题,在本案发生之前已数次发生窗户玻璃坠落事件,住户们对此提出了意见,但作为该楼房的所有人某纸箱厂未及时进行修缮。1989年8月11日下午7时许,被告陈某某在酒后关阳台南边的窗户时,窗玻璃破碎并坠落,玻璃碎片下落插入当时正在打乒乓球的原告唐某某头顶部,致唐当场受伤昏迷,后被送往医院抢救治疗。经医院诊断为:开放性颅脑损伤、脑水肿、急性脑膨出、颅内异物。唐某某经手术治疗后脱险并出院,但仍需做颅骨修补术。1992年元月唐某某入院做了颅骨修补术,术后继发癫痫。同年2月再次入院治疗,出院后仍时有发作,需继续治疗。唐某某为此共花去医疗费6621.9元,误工工资723.90元。唐某某遂向某市城西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陈某某赔偿各种费用共计103000元。

被告陈某某辩称,玻璃坠落致唐某某受伤系该窗窗户玻璃安装不牢所致,而非自己的责任,除自己已承担的730元医疗费外,其余责任应由该大楼所有权人即某纸箱厂承担。

被告某纸箱厂辩称:玻璃坠落致伤唐某某系住户陈某某关窗不当所致,本厂对此不能承担责任。

【审理及结果】

某市城西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陈某某对自己住所阳台窗户管理使用不当,造成玻璃坠落致唐某某伤残,应承担主要赔偿责任。被告某纸箱厂作为该大楼的所有人,在该楼竣工验收时未能查明玻璃安装中存在的质量问题就验收合格,并在屡次发生窗玻璃坠落事件后也未采取预防和其他加固措施,且不考虑安全问题,在大楼楼侧修建乒乓球台,因此对此损害亦应承担一定责任。遂判决两被告赔偿原告唐某某各种费用共计13603.95元,由被告陈某某承担8162.37元(已付730元);被告某纸箱厂承担5441.58元。

宣判后,原告唐某某以赔偿数额过低为由向某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陈某某以窗玻璃坠落属安装质量不合格所致,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为理由也向某市中级人民法院起上诉。某纸箱厂以其无过错,应由陈某某承担赔偿责任为理由进行答辩。

某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某纸箱厂系该大楼的所有人,而该楼的玻璃安装质量有问题,本身存在损害事故发生的隐患,并且在展次发生窗玻璃坠落事件后并非采取有效措施消除隐患,同时也不考虑安全因素,又在该楼楼脚附近修建乒乓球台,所以其应对唐某某的损害负有主要责任。陈某某系房星使用人,酒后关窗致玻璃下落,对唐某的损害亦负有一定的责任。因此唐某某上诉部分有理,应予采纳。而陈某某的上诉理由和某纸箱厂的答辩均为无理,应子较回。一市判决分担责任有误,且赔偿数额偏低应于以改判,遂判决撒销原一审判决;并判令陈某某和某纸箱厂赔偿唐某某各种费用共计19845.89元,其中由陈某某赔偿793836元(已给付730元),某纸箱厂赔偿11907.53元。

【法律问题】

一.被告陈某某和纸箱厂为什么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对过错的认定

二.被告某纸箱厂能否以该大楼窗户玻璃安装存在质量问题亲建筑单位所致为由而提出抗辩?——青任追偿问题

【问题解说】

被告陈某某和纸箱厂为什么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属于建筑物致损案件。我国《民法通则》第126条规定:“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本案中坠落的窗玻璃是附属于该大楼的组成部分,其坠落致唐某某伤残当属建筑物本身致损。但是根据我国《民法通则》的该条规定,建筑物的所有人和管理人可以证明自己没有过错而免责。因此,被告陈某某和纸箱厂主观上是否能被证明没有过错,是其是否承担赔偿责任的关键。

那么,什么是过错呢?简单地说,过错就是行为人对自己行为及其后果的一种主观心态,这种主观心态要受到法律的否定性评价。过错责任的产生,就在于行为人的过错心理的可责性,如果行为人没有过错则不承担责任,即使由其行为造成了损害。当然,这种过错责任原则一统天下的局面已为随着工业社会的出现而出现的无过错责任所打破。但是在建筑物致害中仍是适用这种过错责任,只不过适用的是特殊的过错责任,即过错推定责任。

过错概念作为一种主观心态可以分为故意和过失两个大的等级,其中故意又可分为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两种;过失又可分为般过失和重大过失两个等级。在一般的侵权行为中,因为侵权法的功能主要是补偿受害人的损害,即根据事实上有多少损害就赔偿多少,所以过错程度对于赔偿责任的承担一般并无多大意义,在一般情况下只要能证明加害人具有过失或故意就足以使其承担责任。

尽管过错是一种主观的心态,但是在具体的行为中,此主观心态一定会通过一定的行为表现出来,我们也可以通过行为人的一定行为判断出其对行为及其后果是否有过错。也就是说,我们应把过错概念和判断过错的标准分开,过错是主观的,但判断过错的标准却是客观的。因此,我们在认定行为人主观上是否具有过错时,不必追求在主观上分析行为是否具有过错,而要从客观行为上来加以分析。具体说来,如果行为人未尽到自己应当尽到或能够尽到的注意义务而致他人损害,则就可以判定该行为人主观上具有过错。而这种应当尽到或能够尽到的注意义务可以在不同的具体的案件中,根据社会一般观念对该行为的一般要求判断出来。例如,恶犬的所有人或管理人应当将其套养或圈养,因所有人或管理人未能做到这一点而使恶犬逃出伤人则属有过失,因为其明显违反了社会对他的一般要求,他未能尽到该项注意义务而致人损害。

本案该楼房为某纸箱厂所建,其所有权归于纸箱厂,其中陈某某所住房间,其占有、使用权属陈某某,陈某某与某纸箱厂之间成立事实上的租赁关系。是不是因为该租赁关系的成立,纸箱厂丧失了其对该房间的占有和使用,其也就自动失去了对该房间的管理义务呢?不是。首先,任何人对自己所有权的行使都应在定合理的范围内,不得违反权利不得滥用的原则,即不能基于这种所有权的行使而侵犯别人的合法民事权益。因此,尽管某纸箱厂享有对该房屋的所有权,但其应对行使这种权利给别人造成的损害负赔偿责任,也就是说,即使该房屋没有出租给他人占有使用,纸箱厂自己占有使用该房屋,以充分享受其所有权,如果窗玻璃坠落致人损害,也毫无疑问地要承担赔偿责任。第二,某纸箱厂在出租该楼房时,负有这样一个一般义务,即出租人必须保证出租物是完好的,以使承租人能够正常地、安全地使用出租物。而某纸箱厂在该楼房竣工验收时就没有仔细查明工程中窗玻璃安装存在的严重问题,而在出租前仍未能查明该问题。这一问题对于一个出租人来说是可以查明的,因此,纸箱厂未能尽到社会对于出租人的这个一般的义务,明显是有过失的。第三,某纸箱厂在出租该楼房后,虽然对房间的占有、使用权转移给了陈某某,但是基于纸箱厂是一个法人组织,而陈某某一个自然人,因此,实际在这种情况下,某纸箱厂仍在一定程度上享有对出租房屋的控制权。况且在房屋被出租以后,出租人仍负有保障出租物的完好,保证承租人正常安全地使用出租物的责任,否则由此给承租人或第三人造成损害的,出租人都应负赔偿责任。本案在该楼房交付用户使用后,就屡次发生窗户玻璃坠落的事件,此时某纸箱厂就应履行修缮管理义务,但某纸箱厂仍违反了此注意义务,因此是有过错的。由此可见,不管从哪个角度进行分析,某纸箱厂均未尽到其对自己楼房的善良管理的义务,是有过错的,毫无疑问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我们再来看看陈某某,其作为该房屋的承租人,享有对该房屋的占有、使用权,因此,对该房屋的日常管理、利用均处于他的直接控制之下。也就是说,尽管陈某某不是该房屋的所有人,但是他依合同关系依法占有、使用该房屋,成为事实上的保管人,所以,所有人的对该房屋的管理义务中的绝大部分,特别是日常管理义务都转移给了承租人陈某某。承租人在占有、使用该房屋期间,同样负有一种善良管理义务,对房屋出现的危险应予消除、修缯,并告知所有人,且因此而产生的费用应由所有人承担。对于本案出现的窗户玻璃质量问题,陈某某作为一个具有正常理智之人,在使用房屋的过程中是不难发现的,况且以前曾屡次发生窗户玻璃坠落事件,陈某某是应该尽到这方面的注意义务的,他应该及时消除这一危险或进行修缮,费用由某纸箱厂承担。陈某某未这样做,对由此造成的损害是有过错的。

另外,本案还提及陈某某是酒后关窗户。对于陈某某来说,他应该知道其喝了酒之后,在判断力和人身功能的运用上都可能因此而受到限制,因此在关窗时可能会自已的行为不当如用力过猛而导致窗玻璃粉碎坠落,导致他人人身、财产损害,这是一个正常人都应该尽的注意义务,但陈某某没有注意到,所以陈某某具有过失。对于纸箱厂来说,陈某某酒后关窗户致玻璃破裂,此玻璃可能是安装合格的玻璃,不存在质量问题。但是,除非某纸箱厂能举出证据证明该玻璃在安装上不存在质量问题,否则仍要按上述理由推定其有过错。因为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建筑物致害适用的是过错推定责任。

综上所述,本案被告陈某某和某纸箱厂对唐某某损害的造成都具有过错,都应该承担赔偿责任。至于谁负主要责任,则应比较陈某某与某纸箱厂的过错,谁的过错重则应负较大的责任。本案陈某某与某纸箱厂的过错都属过失,对于陈某某来说,基于其事实上负有对该房屋的日常管理义务,而某纸箱厂却没有直接占有、使用房屋,因而在这个方面的注意义务要轻于陈某某。但是某纸箱厂作为该房星的所有人和出租人,在验收该楼房和出租该房屋时均未及时查时并消除、修缮窗玻璃安装质量问题,因此,其在这方面具有过失,而陈某某酒后关窗也有过失,所以综合比较上述情况,陈某某的过失与纸箱厂的过失相差不大,其对于责任的分担也应相差不大。

二.被告某纸箱厂能否以该大楼窗户玻璃安装存在质量问题系建筑单位所致为由而提出抗辩?

假如本案被告某纸箱厂提出该大楼窗户玻璃安装存在质量问题系建筑单位所致,应由该建筑单位承担赔偿责任,其是否可以免除自己的赔偿责任呢?回答是否定的。

在某纸箱厂与建筑单位签订建筑工程承揽合同时,应就有关建筑工程质量达成一致意见,并记载于合同之中。在该建筑工程竣工后,其纸箱厂就可依约定的质量标准对工程进行验收,若建筑工程质量不合格,则可以向建筑单位提出异议,并就其违约给自己造成的损害向建筑单位求偿。但是,此时并不能就此免除某纸箱厂为善良管理的义务。在该建筑物致人损害时,某纸箱厂若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仍要承担赔偿的责任。本案某纸箱厂有明显过失,其自然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即使建筑单位违约使窗玻璃安装存在问题,某纸箱厂仍得承担赔偿责任,但在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建筑单位追偿。

责任追偿制度的设立是为了保护受害人的利益。就建筑物致害案件而言,建筑单位竣工交付后就可能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对受害人来说,要想查明建筑单位可能是不容易的,如果此时一定强调应由建筑单位承担责任的话,受害人的利益就得不到充分的保障。而由于建筑物的固定性、显明性,受害人自然容易查明其所有人和管理人,也容易采取强制措施,再加上建筑物的所有人与建筑单位联系较多,容易查明和找到建筑单位,因此法律设立先由建筑物所有人承担赔偿责任,再由其向建筑单位追偿的制度。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