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案例

钟某某诉郭某某返还其因交通事故所获得的赔偿款是属侵权行为还是不当得利案

2020-01-16 16:24:19

【案情介绍】

1993年11月间钟某某和同村郭某某为谈婚姻之事,从某县同去广东省。11月16日,两人同乘一车从广东返回某县,途经福建武平县东溜路段时发生撞车事故,钟某某不幸受伤并住院治疗,由郭某某进行护理。肇事单位为此补给钟某某伤残补助费及其他费用共计为6707元,由郭某某之弟代为领取后转交给郭某某,郭某某收到此款后,只付给钟某某500元,余款未付。为此,钟某某向某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余款被郭某某私吞,要求法院判令其如数返还。

被告郭某某答辩称:钟某某的补助款确在我处,但已给付钟某某500元。余款之所以未付是因为我已为钟某某住院支付各种费用6076.33元,而且钟某某现时仍住我家,由我照顾其生活。因此,主张钟某某要求返还余款的要求无理。

【审理及结果】

某县人民法院受理此案,经调查审理认为:1993年11月,钟某某因婚姻之事由郭某某带到广东省。因婚姻之事未谈成,两人同乘车返回某县时,在福建省武平县境内发生撞车故某受伤住院,并由郭某某进行护理。后肇事单位赔偿残补助费等共计6707元,由郭某某之弟代表钟某某亲属签名领取,并转交给郭某某。在此期间,两人均未将赔偿数额告诉钟某某。钟某某于1993年12月10日出院后,又住在郭某某家继续治伤20天。在此期间,郭某某付给钟某某500元。后来钟某某得知真情,遂要求郭某某返还余款,而郭某某以应扣除钟某某受伤后所花费用为理由予以推诿。为此,钟某某诉至本院。

审理期间,因钟某某家庭生活因难,无钱治伤,某县人民法院依据《民事诉讼法》第97条规定,裁定郭某某先行给付未付的余款。郭某某分两次给付了钟某某2810元。

某县人民法院据此认为:钟某某因车祸致伤,从肇事单位那里所获的赔偿款共6707元,是其理应获得的合法财产,他人包括郭某某不得侵犯。尽管郭某某在钟某某受伤住院后主动进行护理照顾,并于其出院后接入自己家中照料疗伤,精神可嘉,但是,郭某某扣留钟某某的赔偿款不付给钟某某的行为是严重的侵权行为,应当负民事责任。另一方面,考虑到郭某某护理照顾料付出了劳动,也为此支付了部分的费用。某县人民法院根据郭某某所列举的各项费用,确定郭某某为钟某某支出的各种费用及郭某某应得的护理报酬共计为1676.63元,此费用应当由钟某某承担某县人民法院遂判决除郭某某已给付钟某某500元和先予执行所给付的2810元外,郭某某还应返还钟某某1720.37元。

本案某县人民法院在适用法律时,适用的是《民法通则》第92条关于“不当得利”的规定。

【法律问题】

一.被告郭某某收取肇事单位给钟某某的赔偿费用却不付给钟某某的行为是侵权还是不当得利?——不当得利的适用

二.被告郛某某的行为是否既属侵权又构成不当得利?——与不当得利的竞合问题

三.被告郭某某对原告钟某某的护理照顾行为属什么质?——无因管理的构成

【问题解说】

一.被告郭某某收取肇事单位给钟某某的赔偿费而不付给钟某某的行为是侵权还是不当得利?

我国《民法通则》第92条规定:“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得利,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这就是关于不当得利的明确的法律适用依据。

由此可见,所谓不当得利,就是指没有法律上规定也没有合同上的约定,使他人受到损失而自己获得利益。它主要有以下几个构成要件:

(一)一方受损。不当得利的成立,以一方受益,一方受损为必要条件,如果没有一方受损的事实,即使一方由此受有利益,也不构成不当得利。例如,某所有人以抛弃所有权意思,抛弃自己的旧彩电,并为他人拾走,则该他人虽然受有利益,但并不构成不当得利,因为另一方即所有人并没有受损害的事实。

一方受损,通常表现为其现有财产的积极减少,这叫直接损失;但也可以是受损人财产的消极减少,即其应得的利益却没有得到,这叫间接损失。本案中,原告钟某某因车祸受伤,肇事单位赔偿给她的6707元钱是其应得利益,但由于被告郭某某的扣留行为而没有得到,显然是受到了损失,这符合不当得利构成要件这一特征。

(二)一方受益。一方获得利益是构成不当得利的基本要件之一,它和一方受损紧密联系,构成了不当得利区别于侵权行为的般特征。即在不当得利中,一方受损,必须同时一方受益,如果一方并未因此受益,则不构成不当得利,在侵权行为中,加害人的侵权行为必然使受害人受到损害,但是加害人并不一定由此加害行为而获得利益。因此在不构成不当得利的情况下,有可能构成侵权行为。

得利人受益包括财产的积极增加和消极增加。所谓积极增加是指使现有的财产总量得到增大;所谓消极增加,是指其财产本应减少却没有减少所产生的利益。本案郭某某得到的利益明显属于财产的积极增加,即肇事单位赔偿给钟某某的6707元钱,在扣除郭某某因护理照顾钟某某的各项合理支出及劳务费以后,本应返还给钟某某,由于其扣留行为而未返还,使自己的财产得到了积极的增加。

(三)一方受损,一方受益没有合法根据。即一方当事人受到损失,另一方当事人因此受到利益既没有法律上的根据,也没有当事人之间的约定,所谓没有法律上的根据是指一方受益一方受损没有基于法律的直接规定,例如法律直接规定了侵权行为之债中,加害人应当赔偿受害人,这种一方受损一方受益就是基于法律的直接规定而有合法根据,因为侵权行为之债本身就属法定之债。所谓没有当事人之间的约定,是指一方受损一方受益并不是基于当事人之间的约定。如果当事人之间有约定,如双方约定由一方向另一方赠与钱财,一方受损一方受益就有了合法根据,也不构成不当得利。

本案中郭某某扣留其应返还给钟某某的赔偿款即属没有合法根据,其获得该款项既没有法律的直接规定,也没有郭某某与钟某某之间的某种约定,只是该赔偿由郭某某之弟代领之后,把款交给郭某某,此时法律只承认郭某某将此款交给钟某某的行为,而不承认其占此款为已有的行为。因此,本案中郭某某受益和钟某某受损是没有任何合法根据的。

(四)受损和受益之间有因果关系。不当得利的成立,需要方取得利益系因他方受损所致,即受益和受损之间有因果关系。这种因果关系,一方面是受益与受损之间互为原因、结果,即一方受益是一方受损的原因,而一方受损则是一方受益的结果;反过来,一方受损又是一方受益的原因,一方受益是一方受损结果,没有一方受益、受损的事实,也就没有另一方受损、受益的结果。另方面,受益与受损是基于同一事实而发生的,只有基于同一事实同时发生,受益与受损才构成不当得利。否则,如果受益与受损由两个不同的事实造成,即使受益与受之间有牵连关系,也不构成不当得利。例如,甲向乙借钱用于修理丙的房屋,当甲无力还钱时,乙不得向丙请求返还不当得利,因为乙受损与丙受益并不是基于同一事实。

本案郭某某受益与钟某某受损显然是基于同一事实,即郭某某的扣留行为。基于这一行为,郭某某应当返还的款项而没有返还,受有利益,同样基于这一扣留行为,钟某某应当获得的款项而没有获得,由此受到损失。

综上所述,被告郭某某的行为构成了典型的不当得利。

二.被告郭某某的行为是否既属侵权又构成不当得利?

我们上面分析了郭某某的行为是属于不当得利,但并不能由此否定郭某某的行为属侵权行为。其实,根据一般侵权的构成要件来看,郭某某的行为也构成了侵权:首先从损害要件来看,原告钟某某应获的赔偿款而没有得到,其损害是明显的;其次从不法要件来看,被告郭某某扣留款项的行为没有合法根据,对损害的造成也是不合法的,因为她没有任何合法理由使原告钟某某不能得到其应得的赔偿款,因此,其不法行为要件也是存在的;第,从因果关系要件来看,郭某某扣留该赔偿款是导致钟某某受损的直接和唯一的原因,我们在前述问题一已经详细提及,此不再多说;第四,从过错要件来看,郭某某实施扣留行为是有明显过错的,具体表现为故意,即郭某某明知该赔偿款是由肇事单位赔偿给原告钟某某的,并且由其弟代领后,交给她并由她转交给钟某某,但其并没有转交,此属明显的故意。

由此可见,郭某某的行为完全满足一般侵权的构成要件,因此构成侵权,如此一来,郭某某的行为同时构成了侵权和不当得利,这就是侵权与不当得利二者的竞合。

所谓侵权与不当得利的竞合,是指由于某种违反义务的行为,在民事法律效果上既符合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又符合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从而在法律上导致这两种责任形式的并存和相互冲突。本案就是明显的一例。因此,尽管侵权区别于不当得利,但二者也并不是完全相互排斥,在一定条件下,特别是在侵权的场合,二者常常发生竞合,例如非所有人无权处分他人之物而获利,非法使用他人之物而获利,非法侵占他人财产而获利等等。但是侵权行为并不是必然导致不当得利的产生,因为行为人实施侵权行为,并非必然使自己受益,相反,在许多侵权的场合,行为人并不受益,有的只是使他人受益,有的行为人自己也因此受到损失。所以,侵权责任与不当得利的竞合一定要满足特定的条件。

(一) 受益人实施了侵权行为,并因此致他人损害。此是侵权行为与不当得利的不法行为要件,侵权责任与不当得利都是基于该不法行为而同时在法律上产生的效果,虽然这种效果都是一种债权债务关系,但侵权行为之债和不当得利之债作为两种法定之债在具体的给付效果上仍有不同之处。另外,基于这种行为必须有损害结果,否则不可能有二者的竞合。

(二) 受益人因实施侵权行为而受有利益。我们前面也已提及该问题。如果行为人实施侵权行为,但并没有因此受益,则不构成不当得利,仅成立侵权行为,这时也不存在二者的竞合问题。

(三)没有法律上的根据。也就是说,不管是侵权中的损害,还是不当得利中的受益与受损都没有法律上的根据。关于不当得利没有合法根据如前所述,这里不再重复;而关于侵权行为中,受害人的损害肯定是没有合法根据,这是由侵权行为本身的不法性所决定的,被加害行为所侵害的权利都是为法律所保护的对象,任何对此权利的侵犯都具有不法性,为法律所否认,因此绝无所谓合法根据可言。

因此,具备了上述条件,就可以产生侵权与不当得利二者之间的竞合。那么如何来解决这个竞合,使受害人的权利得以实现呢?换句话说,在二者竞合的情况下,权利人是依侵权还是依不当得利请求法院保护,或者同时依二者提起诉讼来实现自己的权利,这是民法理论和司法审判实践都要解决的问题。首先应明确这一点,即受害人不能依同一受损事实而两次得到补偿,即受益人不能先提起侵权之诉获得补偿后,又提起不当得利之诉再获补偿,也不能相反而为之,更不能同时提起不当得利之诉和侵权之诉要求获得两次补偿。因此,受益人只有选择其中之一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即受害人只能依侵权或依不当得利之一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中由于发生了侵权与不当得利的竞合,因此,原告钟某某可以选择其中之一向某县人民法院起诉,而某县人民法院不论钟某某依侵权还是不当得利起诉都应受理,并由此判决郭某某返还钟某某应得的赔偿款。

三.被告郭某某对原告钟某某的护理照顾行为属什么性质?

某县人民法院在审理本案时考虑了郭某某在护理照顾钟某某时付出了劳动并支付了部分费用,因此判决郭某某应付给钟某某的款项中扣除了这部分费用。应该说某县人民法院的这一判决是十分正确的。那么被告郭某某的行为到底属什么性质呢?这涉及到上述判决的依据问题。

实际上,被告郭某某的护理行为属于无因管理行为。我国《民法通则)第93条规定:“没有法定的或者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进行管理或者服务的,有权要求受益人偿付由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这就是无因管理适用的明确法律依据。

因此,所谓无因管理,就是指没有法定或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到损失,自愿管理他人事务或为他人提供服务的行为。它有如下几个构成要件:

(一)管理他人事务。即只有存在管理他人事务的行为,才能构成无因管理,如果仅为管理自已事务的行为,则不构成无因管理。有些情况,管理人既为管理自己事务的行为又为管理他人事务的行为,即一个管理行为构成两个管理内容,就管理他人事务的内容仍成立无因管理。无因管理制度的设立本来就是为了保护那些为他人事务进行管理和服务的人,使他们的利益不因此而受损害。另外,所谓管理事务,不仅包括保管、保存、利用、改良等行为,而且还包括服务行为,这主要是指提供劳务帮助。本案郭某某对钟某某的护理行为和照顾行为就是一种服务行为,而支付费用的行为则属管理行为。

(二)管理要有为他人谋利益的意思,即所谓要有管理的意思管理意思的有无是决定是否成立无因管理的核心内容之一。如果管理人管理他人事务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或者说把他人的事务当作自己的事务而进行管理时,均不构成无因管理。当然,管理意思的典型形态是专为本人(即被管理人)谋利益的意思,但也允许管理人在有为本人谋利的意思的同时,为自己的利益实施管理行为。

本案郭某某护理照顾钟某某的行为是否有为钟某某谋利益的意思,可以从郭某某中的行为中判断出来。因为车祸发生之时,钟某某受伤住院,此时郭某某就自愿承担起护理照顾钟某某的工作,此时很难说郭某某是为了将来要侵占钟某某的赔偿款。因此,郭某某有为钟某某谋利益的意思是可以被认定的。

(三)管理人管理他人事务没有法定或约定义务。无因管理中的所谓“无因”,就是指“没有法定或约定义务”而言。如果管理人为他人利益而为管理行为是依合同约定而实施的,此乃履行合同义务,不构成无因管理;如果管理人为他人利益而为管理行为是依法律的直接规定而进行的,则属履行法定义务,同样不构成无因管理。管理人是否负有法定或约定义务,应以管理事务或提供服务开始之时为准,即只有在管理事务或提供服务开始之时没有法定或约定义务,方才构成无因管理,如果开始时就负有法定或约定的义务,则不构成无因管理。

本案被告郭某某在原告钟某某受伤住院时,并未与之约定由自己来护理照顾钟某某,因此,郭某某并不负有约定义务。另一方面,虽然郭某某与钟某某一同乘车来往于某县与广东省,但法律也并未规定(事实上也不必要规定)在这种情况下一方负有抢救、护理另一方的法定义务,只是郭某某处于私人感情才为此种管理行为,并且是为钟某某的利益而为之的。因此,郭某某也没有法定义务。

综上所述,被告郭某某护理照顾钟某某的行为构成无因管理,由此产生无因管理的法律效力,即本人应当支付管理人为管理行为所支出的一切必要费用,以及补偿管理人所提供的服务。因此某县人民法院的判决是正确的。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