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深圳卓越债务咨询有限公司官网!
新闻资讯

服务热线18927489205

法律法规

首页 > 新闻资讯 > 法律法规

追债这么难!多家券商股票质押纠纷胜诉 被执行人却“一无所有”

作者:小编 发布时间:2020-10-22 18:30:27点击:

证券质押合同违约纠纷,对券商来说只是一项日常工作。然而,诉讼胜诉后的执行环节,却是一个艰难的开始。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多家券商申请执行*ST利源及其实际控制人的裁定书。经穷尽执行措施后,除已冻结但有质权的股票外,被执行人名下的财产已被其他法院查封或冻结,因此无可供执行的财产。

证券公司转型过程中,发力重资本业务,提高重资本业务能力的口号不断涌现。不过,各券商的信用减值幅度也在不断上升。从股权质押业务本身来看,它在缓解民企上市公司股东困境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在企业自身出现问题的情况下,其风险还会传导到经纪人身上。

对*ST利源而言,其当前更大的危机是暂停上市的威胁。近日,深交所向其发出关注函,要求其说明延期披露的原因,是否“存在规避审计报告再次出具无法表示意见,从而规避暂停上市的情形”。继2018年出现了“无法表示意见”后,*ST利源再一次被出具了相同的审计意见后,其暂停上市的风险有望成为现实。

追讨债务的人“一无所有”

对股权质押纠纷而言,由于手续完备、材料齐全,在融资方出现违约后,证券公司往往能在诉讼中获胜。然而,诉讼胜诉后的执行环节,才是真正的艰难开始。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多起执行裁定书,透视券商追债的“困境”。从2018年8月起,*ST利源资金紧张的问题开始暴露出来,其实控人早已经办理了股权质押,而且相关股份相继被多地法院轮候冻结。

其中,提供股票质押业务服务的券商也是其中的重要力量,长江证券、长江资管、东北证券等券商均对*ST利源或其实际控制人王民、张永侠夫妇提起诉讼,并获胜诉。近日,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4项裁判文书,均表明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终结执行。

作为一个典型案例,东北证券与*ST利源、王民、张永侠之间的纠纷执行裁定书((2020)吉04执10号),早在2019年1月,东北证券提起的诉讼就取得了胜利,法院支持其要求被告支付回购款3.89亿元及相应利息、违约金,并支持其要求被告支付9450万股质押股票的质权。

该案件于2020年1月由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执行。实施过程中,虽然在暴发期间,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仍采取了一系列执行措施,具体包括:

一月十九日,对被执行人利源精制、王民、张永侠名下银行存款、网络资金、工商登记、婚姻状况、车辆信息、不动产登记等进行了全面的财产查控,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一月二十一日,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传唤、查询被执行人,并向其送达执行通知书等法律文书;

三月十七日,辽源市中级法院到辽源市不动产登记中心查询利源精制公司、王民、张永侠名下的不动产登记信息,没有发现王民、张永侠名下有土地使用权。王民名下有两套房子查询,均被其他法院查封。查询利源精制名下一处房产,两处土地使用权,均已被其他法院查封。

四月二十六日,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到中国工商银行辽源分行银行卡中心查询王民的XXX账户,发现该账户已于2007年十一月十八日销户,并轮候冻结王民的XXX账户。

四月二十九日,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辽源市不动登记中心进行轮候查封,王民及其与张永侠共有的上述两套房屋,辽源市公安局车辆管理所对吉林利源精制股份有限公司名下8辆机动车进行轮候查封,再次通过总对总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网络资金、工商登记、婚姻状况、车辆信息、不动产等进行了财产查控,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此外,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已轮候查封了王民名下位于珠海市香洲区5栋房屋,且张永侠质押的利源精制9450万股股票已被其他法院冻结。由于东北证券持有9450万股股份,长春市中院在执行过程中已将执行标的交由第一审法院执行。由于东北证券认为目前暂不具备处置王民质押的9450万股的条件,故申请暂缓处置。

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上述程序后,表示,在穷尽执行措施后,除申请暂缓执行的9450万股股票外,还没有发现被执行人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通知执行者后,裁定终结执行程序。

虽然近期游资炒作下架了多只涨停板,但*ST利源的股价目前也只有1.63元/股,远远低于双方签署2016年5月协议时的10元/股。而且其它资产都处于轮候冻结状态,还不知道能在清偿前序债务后剩下多少。

股份质押仍然影响着利润。

证券公司转型过程中,发力重资本业务,提高重资本业务能力的口号不断涌现。诚然,就业绩贡献而言,以自营业务和信用业务为代表的重资本业务在券商营收中所占比例呈上升趋势。不过,各券商的信用减值幅度也在不断上升。

在信贷业务方面,融资融券与股票质押可说是“零售”与“批发”的关系,前者面向普通投资者、机构,后者面向上市公司大股东。继2018年“救市”政策出台后,监管部门对股票质押业务的监管力度也越来越严。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统计,截至2019年底,证券公司质押式回购融资总额为4311.46亿元,较上年末下降30.2%。

仍然以东北证券和长江证券为例,虽然这两家公司的诉讼已经胜诉,但是这两家券商已经进行了计提。

长江证券即于2019年1月发布*ST利源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称2018年底本金为3.41亿元,2019年1月计提减值3605.16万元。之后,在2019年10月,长江证券表示,根据其账面价值与预计未来现金流量现值之差,将该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减值准备为1.03亿元。

今年半年报披露后,多家券商遭遇交易所问询函。此前,东北证券回复内容显示,对于*ST利源4.93亿元的总负债,已计提减值准备1.81亿元,比例为36.63%。

实际上,从融资利率来看,东北证券与张永侠签订的回购协议显示,回购利率只有6.5%,这对民企融资而言,实在是“良心价”。而股权质押业务本身,在缓解民企上市公司股东融资难方面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在企业自身出现问题的情况下,其风险还会传导到经纪人身上。

三月份,上海证监局向辖区证券公司下发了《关于做好证券公司质押式回购交易风险防范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在日常监管中发现一些证券公司质押式回购交易风险防范工作存在以下问题:

一方面,部分企业在判断减值因素时没有充分考虑债务人的信用状况和还款能力,对第一还款来源没有明确判断,个别企业对严重违约项目的资金回收情况缺乏实证支持;

第二,部分公司或仅仅依靠某一特定时间的担保品市场价值进行估算,没有在评估和考虑中考虑担保品的实际可变现能力、金额和处置周期;

第三,部分公司减值模型参数简单套用外部债券评级数据等,与股票质押信用风险相关不足;

*ST利源已接近暂停上市。

另一方面,*ST利源在债务违约后的状况不断恶化,难怪券商难追债主。

资料显示,*ST利源原名利源铝业,主要从事铝型材及深加工产品、轨道交通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0年登陆深交所。*ST利源曾经是东北地区铝型材供应商,仅次于中国忠旺。

但*ST利源的资金危机,来自于对沈阳利源实施轨道车辆制造和铝型材深加工等建设项目。原定计划54.99亿元的投资不断追加,实际吸收资金超过百亿,使得*ST利源资金紧张的局面更加恶化。

2017年9月,*ST利源公告称,公司目前资金周转困难,无法按时偿还“14利源债”的利息,该债券已构成实质性违约。"14利源债"的发行额为10亿元,目前的发行额为7.4亿元,期限5年(3+2),票面利率为(当期)。


相关标签: